妖刀刀一把霜刀

Drarry/ Stucky/ Thorki

【德赫向】我所拥抱的不是我所爱之人

名朋旧戏改改发[不要脸]

不是HE 结局很无奈。
总之慎入。

       “Draco。”父亲在叫我。我走出了书房。知道父母到底在忙什么的我心烦意乱。我才刚从霍格沃茨毕业而已。客厅里是个金发的小姑娘,和她的父母。
       “她将会是你的新娘。我想这个圣诞节你们应该一起过。”她太小了,在厚厚的斗篷里露出白皙的小脸。是个美人。像是个被保护起来的小公主,一碰就碎的瓷娃娃。但只是看起来而已,斯莱特林人都不会特别笨,她知道我和格兰杰的事。
       我知道父亲是什么意思。我一点都不想碰她。我很不客气,让她去睡的客房。我一点都不喜欢她。说到聪明我又想起来某个人。机敏,有时有点野蛮。——把我打的疼的要死,...她不是个纯血统。——走到现在了,她是战争英雄,我们毫无可能了。深吸一口气,我告诉自己不能再想了。
      “好的。父亲。”想归这样想,我能做的只有答应。家族已经这样了,她是个纯血统。我又一次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无可作为痛恨起来。
       离婚礼还有10天。冬天还很长。“你看起来很不高兴。我以前见过你。那时候你不是这样的。”她说。“...随便你。”我点了支烟,一遍遍抚摸Doris的毛,看也不看她。只盯着窗外白茫茫似乎永远下不完的雪。
       她是很善解人意的。是个好女孩。不笨,但是没她聪明。说到底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但不喜欢也得和她结婚。
       她穿白婚纱很美。我拒绝穿礼服长袍,用六七年级最经常的打扮——从头到脚一身黑西装——是出发去一场葬礼。母亲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只是叹了口气。她可能也知道了。父亲为此对我大发雷霆。


       “笑一个,Draco,今天你结婚。”妈妈拉了拉我的袖子对我说。瞥了她一眼,微牵了牵唇角“这样?”不用镜子我都知道我脸上的表情有多冷漠嘲讽。她看起来似乎很为难。我扬了扬眉毛,挤出一个假笑“这样?”她更不安了。
      “Draco,听我说——Malfoy家需要一个继承人。”“我一时半会死不了。”“你该有个孩子。”“这对我和她都很残忍。”“你现在的行为也很残忍。这是她幸福的一天,她那么喜欢你。”
       “好吧,难道你们对我就不残忍吗。你和父亲是自由恋爱结婚。喔。我呢?”我开口,声音嘶哑的可怕。她无言以对。
        时间到了。我像个木偶,机械地走完所有程序。没有笑,没有感情。司仪在问我。这是最后的机会。“...我...愿意。”刚准备发出不被我自己硬生生吞了回去。我不能说不。感觉自己的一部分死掉了。她笑的明媚动人,像是松了口气。
        “......新郎亲吻新娘!”他说。我上前,她做好了准备被我亲吻。但我只是很快很轻的抱了她一下,立刻松开了。这已经是我能够容忍的极限。
       我所拥抱的终不是我所爱之人。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