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刀一把霜刀

Drarry/ Stucky/ Thorki

【业余香评】一款非常契合冬兵气质的偏冷门香水

骨小白:

        本人是个香水收集控,把漫威官方的周边香水七七八八都集齐后,就陷入了“官方爸爸为什么不出一款冬兵香水”的执念中。
  于是我开始寻找一款能与冬兵人设契合的香水,尝试了诸多以“冬日”、“雪”、“冷”命名的香水小样后,都失望地没有从中找到特别符合冬兵的感觉。
  后来无意在气味图书馆的实体店里试闻了一款名为“莫斯科”的中性香,着实被惊艳到了。从那时起,这款“莫斯科”就被我当做日常香喷了大半年,像我这么三心二意的人竟然能坚持用完一大瓶,可见对这个味道是真爱啊真爱~
  下面进行基础香调分析:
  以“莫斯科”为名,前调一点也不含蓄,如战斗民族般直接开门见山。雪松的香调里带着一股特殊的“咸”味,仿佛红场上如盐粒儿般飞舞的雪碎。隐隐约约还能闻出一丝薄荷的凉意,像那刚呼出口就化作白气的呼吸。
  前调很快散去,但雪松的“咸”却没有变淡,反之越来越清晰,使我联想到季风吹来圣彼得堡港湾的海的味道。中调并没有太多层次感,但却格外深沉。它是莫斯科,或许没有东京的旖旎柔情,也没有香港的繁华多变,或许它“咸”得如同莫斯科的冬夜那般单调,但沉淀其中的是一种不紧不慢的安宁。
  长夜漫漫,终将黎明。渐渐地,这股属于莫斯科的“咸”开始变淡,终于迎来了属于它的后调。这时,香调也跟着开朗起来,但这开朗并不像巴黎那样活跃浪漫。属于莫斯科的“开朗”,流转在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的曲谱间、跃然于芭蕾剧《睡美人》中紫丁香仙子的足尖上。那是一种稳重的活跃,因为它沉淀了这个城市更多的成熟。
  接下来进行与冬兵人设契合度的深度分析:
  前调冷、硬,没有一丝温柔的东西在里面。被九头蛇改造后的巴基成为没有感情的冬日战士——一个只会麻木执行命令的虐杀机器。他冻结了自己的人性,抛弃了自己的记忆,隔离了世间所有阳光。他是这样的冷,却又这样的孤独。他是这样的硬,却又这样的脆弱。
  中调咸中透苦,刚开始最容易联想到大海没错,但我闻得久了,竟然隐约闻到一股消毒水,金属与血的味道。
  说实话,能联闻出消毒水味儿我自己都吃了一惊,也许这和香调中掺杂了薄荷柠檬有关,毕竟这两者经常被用作清洁香氛,再加上大部分香水为了快速释放香氛,都会添加酒精有助于气味挥发,所以我有此联想,也就不太奇怪了吧……
  再说金属,确切来说我认为是铜铁生锈的味道。我上小学时曾啃过课桌上生锈的铁螺丝,妥妥是一股铁咸味儿。至于我为啥能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啃到螺母时被硌掉了乳牙。
  至于最后一者——血本来就是有咸的,这是常识,所以不多做解释。
  所以,这款香的中调给我的整体联想是仿佛置身于九头蛇的秘密实验基地,若有若无的消毒水的气味,锈迹斑斑的刑具,沾满了血迹的医疗器械和电子仪器。对于巴基来说,这意味着无休止尽的痛苦与折磨。一次又一次的洗脑,一年又一年的冰封,直至他忘却自己,变成那个残忍无情的冬日战士。
  这里必须声明:闻香是一种非常主观的感知行为。每个人嗅觉都有细微差异,想象力也不尽然相同。也就是说,我能闻得出来的,你不一定能闻得到。我能联想得到的,你也不一定认同。
  压抑的中调是漫长的,但也终有尽时,渐渐变得开朗起来的后调有种云开雾散的意味,仿佛冬日战士那层冷硬的外壳正在被温暖悄悄融化,曾经的巴基终于渐渐苏醒——那个来自布鲁克林的英俊的年轻军人,有着完美的绿色眼睛和习惯性展露的阳光笑容。他总穿着合身笔挺的制服,却故意将军帽歪带着,喜欢调笑着用自己拿醇厚无瑕的嗓音邀请年轻姑娘们加入晚上的舞会。
  不论世事如何变迁,不论经历了多少磨难,原来的巴基一直未曾改变。
  还记得很久以前,他曾对一个人承诺过:“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所幸,隔了这么久,那个人终于还是把他找回来了。


        PS:气味图书馆的莫斯科是一款偏冷门的小众中性香,不是香奈儿迪奥爱马仕。本人因爱好此款只做业余香评,后半段掺杂了对冬兵的角色解析。请路过的专业大佬们轻拍,谢谢w

评论

热度(145)

  1. 上杉绘梨衣ら骨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