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刀一把霜刀

Drarry/ Stucky/ Thorki

【Drarry】反向爱情②

注意:本文CP为Drarry互攻 

老套俗梗 炮友变夫夫 双向暗恋

不能接受不要点 拒绝吃后摔碗

禁止转载 本章主要是回忆和交代故事背景

微量R****18情节 无直接插*****入


“年轻真好。放几年前我也是直接伸手碰的。”

在给出任务被黑魔法灼伤的后辈办好圣芒戈入院手续以后Harry Potter在病床旁坐下。

病床上的男生闻言也大笑起来,“可是你也没比我大几届呀,我进霍格沃茨的时候你四年级。我还记得三强争霸赛。”

Harry跟着大笑起来。“过会你们小组会有人来看你。治疗师也会来给你换药。早日康复。”

带上病房门,Harry收敛了笑容,鼓鼓脸吐气。今年也就是战争胜利后的第四年,才刚刚开始。这个明明比自己小不了几届也就刚毕业的学弟,活泼开朗还爱笑,在他看来却过于朝气蓬勃了一些。或许是自己老了。

他们这一届算是霍格沃茨史上最不安宁的一届?食死徒分裂了学校,学生们转学躲避、奋起抗争、和黑恶势力同流合污的都有。经过战争洗礼的幸存的大家都因此快速成长。Hermione,Ron和他,铁三角选择了直接毕业走向工作岗位。Ron和Hermione已经戴上了订婚戒指,纳威留校现在是草药学助教,西莫开了自己的火药工坊…

想到这些他又不可避免地想到了半个月前霍格沃茨这届校友的酒会,自己喝的酩酊大醉还稀里糊涂有了个炮友——还特么是他和金妮分手以后意识到的多年暗恋对象&死对头——第一次自己还是下面那个,屁股还疼了两天。

简直是他救世主人生当中一个灰色的小插曲。

他压根没想到DracoMalfoy会来。

和自己不同,Malfoy选择了在霍格沃茨重读七年级。选择重读七年级的学生本来就少,斯莱特林的学生更是只剩了他一个。人们还是对于把食死徒放进了学校,最后也成为(他猜不是他自愿)食死徒的人还是有很大敌意的。但是总是有一点儿消息会钻进他一听到“Draco Malfoy”这个词就变得无比灵敏的双耳中。虽然傲罗的实习期真的苦不堪言,但他还是听说了Draco留长了金发,养了一只黑发绿眼的黑猫,拿着相当优秀的成绩(包括新开设黑魔法防御术课程的衍生课程治疗术的满分)毕业了入职圣芒戈(这让Harry震惊了很久,他本来以为这人会去从商从政)。结果入职还没去呢,这货就去德姆斯特朗游学一年(又引起了人们对他的揣测),之后短短两年时间成为了圣芒戈首席药师、治疗师。

但对于Harry而言,DracoMalfoy总是活在消息里。大战一别他们也就直到这次酒会才见上面。

                                                                                                                                 

Hermione是这次霍格沃茨校友酒会的主要发起者。

那天在会场,刚结束“优秀校友致辞“以后下台的Harry看到那一头在昏暗的灯光下依旧闪耀的金发背影,整个人便呆立在了原地。“我是不是看错了。那是Malfoy?”“我怎么知道Malfoy会真的来了!”是Hermione也有些讶异的声音,“那肯定是Malfoy!也就他们家的人走到哪都是花孔雀。”Ron小声BB,被未婚妻直接拖走,“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她看了看Harry的神情,点缀了淡色口红的双唇张开似乎要说些什么,最后只是拍了拍Harry的肩膀。

 

淡金色的中长发,柔顺地披散在简洁的外套上。场内有些热,他挽起的衬衫袖口整整齐齐,露出了左臂黑魔标记的一部分。偶尔会有人和他搭话,分成恭维和落井下石的两种,他都自如应对,没有了倨傲神色只是表情依旧不太友善,几年不见,Harry觉得成为治疗师让他的气质收敛了许多。

 

Harry远远看着金发男人掌中的红酒杯,战争结束几年,他也终于不会走到哪参加活动都被围得水泄不通。至少他很高兴他可以一个人坐着喝酒,没有想要签名合照的人群和疯狂的记者和粉丝。

莫名其妙开心起来了,Harry想,对侍者道:“再来一杯。”

 

“破特,神游回家去别挡路。你妨碍我工作了。我还想下班呢。麻烦让一让。”一只手伸过来把他拨到一边,听这个熟悉的音调,不用回头Harry都知道来的人是谁。他应该想到的。这里可是圣芒戈。自己上次就买了一点外伤初级万用治疗软膏都能被这货知道,更别提今天他还是亲自把同伴送来医院的。

年轻傲罗受的伤虽然不严重但是这种黑魔法比较少见,混的很不错的治疗师亲自过来看看也合情合理——除掉那个在他屁股上不轻不重摸了一把的动作,一切都很正常。

业界精英的治疗师金发绑了个不太适合他但绝对省事的丸子头——Harry真心觉得出现在这人头上配上一身白大褂挺好笑的——于是他就这么毫不掩饰笑出了声,引来男人在护目镜下灰蓝双瞳不悦的瞪视。

 

Draco Malfoy是真的觉得救世主有点过分。看完这个病人——又一个格兰芬多式好奇宝宝还以为自己又是英雄壮举的例子——就可以下班了。这使得他心情还行,原谅了破特在他带着两个小护士的时候笑的这么大声的罪行。

 

“明知道晚上还要见面,你笑这么大声真的好么。”哦又来了,Malfoy的万用挑眉。准时出现在格里莫广场12号的男人一开口是有点调笑也有点无奈的语气。手口并用让Harry释放了一次,也在Harry腿间释放了一次以后,Draco一只手支撑着自己金灿灿的脑袋,一边略微皱眉听着Harry为自己和同伴这次任务的行为开脱。当然开脱的语句挺磕磕绊绊的,他尽力控制自己不去注意男人面颊上那点自己的东西。

也就这种两个人都黏糊糊的时候他们也能够黏糊糊地说些什么了。

“我明天还是有上班的。不能太…而且并不想某人还需要涂我的药膏。感觉很清凉哈?”果然Malfoy不会因为约了几次就变成小天使!还是欠揍的!Harry在被子底下踹了他一脚把他插在自己腿间的膝盖踹回去。事后启动起来的大脑让他敏锐的抓到了关键词:“我的药膏”

“你自己做的?”

对方嗤笑一声“顺手改良配方而已。是不是感觉有点儿生风?但是好得快,”Draco把后半句话吞回了肚子里“谁叫你这么紧。”

他们习惯约在周末。这是第三次了,这次不同是个工作日,Draco下班,而Harry刚解决一个让他失去了上个周末假期的任务。Harry的睡眠还行,但是他不得不承认有个人睡在身侧虽然花的入睡时间更久,但睡得会安稳些。第一次在男人的怀抱中醒来,第二次他看着男人背对着他的睡姿伸出了手,这一次,他不知道这次醒来是个什么样的新的晨起打开方式。

至少他现在挺满足的。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