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刀一把霜刀

Drarry/ Stucky/ Thorki

Навсегда(1)

在灭霸打下那个响指以后,史蒂夫呆呆地看着地上的灰。
他几天没有合眼。直到娜塔莎发现并给了他重重一下。

史蒂夫醒来,是三天后。他的身体很痛。
超级士兵的血清还在他体内作用着。他身上的其他伤都差不多长好了。这不应该。
班纳和苏睿绞尽脑汁用尽了各种手段也查不出原因。
“或许是队长你接了灭霸的拳头的后遗症吧。别想那么多了。”他们安慰他。

“我想住到巴基之前的小屋里。”他说。苏睿叹着气,还是带着他去了。

巴基的小屋收拾的很干净整洁。
在还没上战场之前在布鲁克林,虽然大家都没什么钱,但巴恩斯家的长子能把日子过得相当有质量。白衬衫旧却干净,熨烫得妥帖,会用好不容易攒下的钱去买低档发胶,会在本子上记上每个人的喜好适时送上礼物,会把自己整理成整个布鲁克林最帅气的小伙子。那时候还是豆芽菜的史蒂夫跟他这么说,他只是勾起嘴角笑笑,说最好看的小伙子在我身边,她们都看不见而已。
后来他们上了战场。咆哮突击队队员的帐篷,他的行军床永远是人离开了床就铺盖叠得整整齐齐。除了变大以后的史蒂夫把他从九头蛇基地捞出来那次他发丝散乱看起来狼狈了些,巴恩斯中士一直也都是军中除了美国队长以外最受女孩们欢迎的那位。
再后来史蒂夫了解到巴基的生活品味,是安全屋。睡袋,小零食,手账本,散落在料理台上的打蛋器。虽然记忆没有恢复太多,也没有了詹姆斯时候的轻微洁癖,但史蒂夫明白,认真生活是这个被生活折磨的男人的本能。
没多久以后史蒂夫在西伯利亚看到了冬日战士们的冷冻仓,他肯定这是巴基住过的地方当中最差劲的一个,他根本没有自己发挥的余地。

然后内战就打起来了,他带着被炸断了红星铁臂的巴基去了瓦坎达。史蒂夫对瓦坎达的冷冻仓也很不满意,看起来甚至比冬日战士的还小。但巴基看起来不在意也很高兴,他也就没说什么,只是看着巴基好像轻松了很多的样子嘴角还带有笑意,闭上了那双漂亮的灰蓝色眼睛。冰雾升起让他看不清巴基的面容,他盯着冷冻仓的镜面,试着让自己笑笑,没成功。

“哥们,你作为117个国家的通缉犯,还能不能叫美国队长?”山姆本来只是看他天天皱眉,眉头拧出了一根竖针,想讲俏皮话让他开心点,但史蒂夫想了一天以后扯掉了战服胸口的星星,决定留个胡子。他是个秘密复仇者了。

巴基清除了洗脑词出了冷冻仓,刚搬去小屋第二天,就听说瓦坎达内乱了。战火没有蔓延到湖边,他也就没太在意。后面苏睿去找他教了他很多东西。邻居和村民还有小孩们都喜欢他,送了他挺多东西,有瓦坎达特色印花的花布,有当地藤编植物的手艺,他甚至还要了些花种,但苏睿没说是什么,他也认不得。并非小屋不能使用高科技,只是他不想。他学会了视讯科技,虽然用的很少。
他还有了自己的羊,种了些公主优选品种的蔬果,活成了个彻头彻尾的庄稼汉。找回的记忆里,他知道打仗时中士想过,要不结束了以后去大平原搞个农场,史蒂夫就负责卖东西。他不知道史蒂夫就这么进了军队接受了实验,想的都是那个倔强的豆芽菜会不会同意。
脑子里属于布鲁克林小王子的那一部分会反对,觉得这过得太随意了,属于那只懵懵懂懂冬熊的部分比较满意。至于冬日战士的那部分,基本只接受指令,所以什么都没说。

史蒂夫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工具摆放得整整齐齐,几个柜子里东西分门别类码好,推开窗户印花布的窗帘在风里飘着。巴基人缘很好,小羊有人喂,地有人看着。
“哦你一定是接替白狼的人。他说他一定要让他最好的哥们体会一下这种生活。你可别学的比他慢啊。”邻居的夫妇很热情,他只是点点头,让他们带路。

一天下来是挺累的。史蒂夫躺在巴基的床上睡在有巴基气味的被褥上想。他有双手,巴基只有一只手,奥克耶将军说她和陛下带着振金手臂去找白狼的时候,亲眼看见过白狼一边看顾着羊,一边只用右手将提着的一大袋重物抛出去。
白天邻家夫妇那句话让他有点儿难过。巴基说他是他最好的哥们,这是事实,他们的默契程度经常把山姆气得不行。娜塔莎总念叨着巴基偶尔和他视频的时候他傻笑得像是恋爱的少年,他没否认。他的接吻是巴基教的,他们是上过床的,朋友。但也仅此而已了,时间太少,有很多话他以为巴基懂了或者彼此已经心照不宣,但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住在巴基的小屋里,巴基的存在感甚至比他们在布鲁克林的时候还强,好像他没离开过,之前化灰和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觉。身体还是疼,史蒂夫把被子裹紧了点。




已添加文名Tag 点Tag看后文。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