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刀一把霜刀

Drarry/ Stucky/ Thorki

Навсегда(2)

已添加文名Tag,点Tag看前/后文。



他醒来的时候是当天的黄昏。

巴基曾经说,瓦坎达的夕阳很美。

他醒得太迟,没看到夕阳,只看到了落日的余晖。晚风中有一种他很熟悉的味道。是玫瑰花的味道。巴基可能并不知道,那时候他送女孩们红玫瑰,陪着他去买花的豆芽菜史蒂夫想过很多次,巴基自己到底喜不喜欢玫瑰花。


 史蒂夫才发现苏睿公主给他发消息让他进宫一趟。


 “身体还疼吗。”

 “有点。”他老老实实回答。

 “住的怎么样?”

 “呃,还好。”

 “试过他柜子里那些瓦坎达民族服装吗?你们俩体格应该没差到完全穿不了的地步。” 

“我会试试的。” 

“不会穿你可以问问村民。”小公主好心提醒道。 

邻居家的大叔指导史蒂夫完成了穿戴。瓦坎达的民族服装相比于他穿惯的紧身战服舒服了许多,也让全身的疼痛感缓解了。也就一点。


 “巴基种的花是什么花?”为了不让队友太担心单独住的他,他保持每天十分钟和随便谁的视讯。

离灭霸打下那个响指已经过了半个月,史蒂夫已经基本适应了单调的庄稼汉生活。

 这天打过去的时候大家正好在皇宫里吃晚饭,苏睿先环绕着桌子走了一圈,每个人都尽力微笑着打了招呼,问候了一下日常,才回答他的问题。

 “玫瑰。”

 “玫瑰?”那种娇嫩的花,怎么有办法在这种地方生存好?”

 “不是沙漠玫瑰。白狼说这儿有情侣,”她顿了顿,史蒂夫猜她可能想说幻视和绯红女巫,“带点儿从外面来的情趣。”

 “我最近总能闻到玫瑰的香味,原来是因为这样?”

 “香味?队长你们这些有血清的狗鼻子老兵…”战争机器从旁边过,颇为震惊。

 “不应该吧…”小公主是皱眉了,又很快说服自己,“或许是白狼用了玫瑰味的香料呢?” 

“我不知道。”同样陷入思考的史蒂夫诚恳答道,“那今天就这样了。”

 史蒂夫洗完澡躺在床上。瓦坎达夏末刚下过雨的夜晚,巴基的小屋这儿算是荒郊野外,远离了王城,不怎么繁华,也就没有那么灿烂的灯火。多亏如此,他才会注意到躺在这儿,只要稍微仰起头,就能看到夜空中的繁星点点。 


“放羊的白狼…数星星的白狼…”史蒂夫说着说着把自己逗笑了。 

笑完觉得眼睛有点酸,有点想流眼泪。

 四十年代没有姑娘喜欢,经常被小混混堵在墙角的小个子不会哭;美国队长在二战中,是大家的精神支柱,不会哭;从冰里被捞出来以后,坐在咖啡卡座里看着一群老年人聊天,对现代社会无所适从,他不会哭,也觉得没什么好哭。 

但他找到巴基以后,有很多次硬生生把心里翻涌的情绪和眼泪憋回去了。

从车顶滚下来的冬日战士;在航母上被巴基不客气的招呼一通;在安全屋看到无所适从的巴基;在西伯利亚的冰原上的冬兵基地,本来放弃抵抗又为了保护他被轰掉金属左臂的巴基;左臂空落落了,还笑着安慰他一副别担心我样子进了冷冻仓的巴基… 

“巴克,我多希望你在这儿…” 

迷迷糊糊睡过去之前,他觉得空气里的玫瑰花味似乎浓郁了些。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