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刀一把霜刀

Drarry/ Stucky/ Thorki

Навсегда(3)



最开始是娜塔莎意识到了有些不对。 

史蒂夫越来越少和其他队员见面,向来不太拒绝开会的他现在更多时候只是打开视讯。

 “队长,你真的很喜欢瓦坎达的服装啊。”班纳随口的一句话,让她决定亲自跑去小屋看看。


 她带着班纳和苏睿公主杀到湖边小屋的时候,向来机警的前美国队长穿着睡袍在床上睡得死沉死沉。

她用力捏史蒂夫的鼻子才把他给弄醒。

 “所以…怎么了?”

 “来看看你,觉得你很不对劲。”


 现在已经变成猕猴桃老冰棍的史蒂夫跟他们回了王宫——看在班纳隐隐露出绿色的,跳动的额角血管的份上。

 “告诉我们你觉得有什么不适?” 

“身体疼,其他没什么。” 

“不是平时干活太累的缘故?” 

“我确定不是。”

 “你之前觉得的不舒服?”

 “对,”他顿了顿,配合抬起手,任瓦坎达的其他研究助手解开他的上装检查:“没有缓解,甚至加剧了一些。本来没这么严重。”

 “队长你知道你的背部皮肤有些发红吗?” 

“没有镜子,我不知道——发红?我以为是这儿天太热了或者什么过敏了——理智告诉我这不太可能——别戳,这有点不舒服。”在苏睿用戴着手套的手戳他背部皮肤的时候,史蒂夫挣动了一下。 

“或许我该给你抽个血。毕竟你是唯一一个有血清的人还扛了灭霸那一下,哈?”小公主示意他可以穿上衣服,研究助手上前给他做抽血准备。 

“同样是超级士兵,巴恩斯的血样不能对比?”一直饶有兴致围观的娜塔莎发言了。 

“小娜,他们俩的血清还是有些差别的。” “但可以参考。”苏睿接过班纳的话头。

 “巴基和我都是冻,还是有些不一样。他还有电击…”史蒂夫没说下去,微转开了头,不去看手臂上的针管。不只是说不下去那么沉重的事。 


史蒂夫不喜欢打针。

布鲁克林时期,三天两头风吹草动他都能病倒,没少吃药也没少挨针。

那时候巴基会守着他不出去玩,笑着给他讲一天中发生的事情,或者念念故事或者笔记。

那是他最大的慰藉了。

他偶尔还会自私的想一下,要是他一直这么病着,巴基会不会天天只看着他。

多亏了巴基的照顾,他几天就能好转,只好去学校,看着巴基把姑娘们逗得咯咯笑。


 “如果还有不舒服,队长你一定要说。”班纳叮嘱他。 

“好。”他扬扬手,班纳当然不知道,他这动作和巴恩斯中士当年,连幅度都一模一样。





已添加本文Tag,点Tag看前文。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