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刀一把霜刀

Drarry/ Stucky/ Thorki

Навсегда(4)

已添加文名Tag,点Tag看前文。



“我就说,这肯定有问题。”
在史蒂夫断讯一周后,娜塔莎带人再次杀来了小屋。她一进门闻到的是馥郁的玫瑰花香。
史蒂夫趴在小屋的床上,沉眠不醒。

“白狼种的玫瑰还没开花。”这次苏睿公主也来了。她打开了柜子,分辨了一下哪些看起来像是巴恩斯中士的衣物。没有使用香料薰衣的味道,只有浅淡的皂味。

这次娜塔莎的各种举动都没有惊醒史蒂夫,他被翻过来仰卧着,就算是还在沉睡中,也表情痛苦。有那么一下大家都以为他就要醒了,但他只是皱着眉。
几次任务一起出任务,有条件睡眠的情况下,史蒂夫都不会趴睡得这么毫无形象(“像一滩融化的老冰棍”,娜塔莎评价道。)
就是这句话让班纳做主就地检查一下。
结果是让三人都震惊了。
史蒂夫的上衣解开后,可以看到的是背后本该光洁的皮肤现在出现了一条条暗红的痕迹。
“他是被什么鬼东西抽了么...”

“玫瑰。是玫瑰的荆棘。之前血液里多出来的不明成分就是玫瑰的汁液。香味也是这个原因。”
史蒂夫被带回王宫进行了全面的检查,扫出他背后甚至有几个花骨朵隐藏在皮肤底下。
“这都什么事啊...?”班纳看向实验台上一动不动的男人,叹了口气。
“只能等他醒问问他了。”

“终于。我以为你会又睡上70年。”娜塔莎白金的发色搭着她头顶的灯光,晃得他有点恍惚。
“你醒啦。”苏睿回过头来看他,班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走到床边,“......我觉得这种事队长你应该说出来的。”
“对不起,我...”

“我最开始以为只是血清暂时失效。”史蒂夫抱着头,“有天有个村民说可能是那个传说。”
“花与梦,时空无法限制的重逢。”苏睿接话。

“我一直以为是传说而已。毕竟科技这么发达。要不是见过那些人,我会一直觉得,并没有魔法。”
“对爱人的思念会让花在身体里生根发芽。睡着的时候会入梦。梦里的一切可能是真的,也可能不是真的。但队长的花也长得太快了。这才不到一个半月。”苏睿在问史蒂夫一些问题,奥克耶给大家解释了这个传说。
“黏黏糊糊的老冰棍。”娜塔莎翻了个白眼。

“都这样了你还想回小屋?”
“是的...”有巴基在的地方,即使只是味道,也让我安心。后半句话史蒂夫没有说出来。这次是娜塔莎目送他在浓得化不开夜色中越走越远。




在动车上被小孩子吵的没法睡觉起来更文的我😭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