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刀一把霜刀

Drarry/ Stucky/ Thorki

Навсегда(5)


       史蒂夫没有告诉担心他的队友们梦里他看到了什么。

        第一个梦,他回到了少年时期。
        那时候萨拉还在世,他们家才搬来布鲁克林。巴恩斯太太欢迎他们,邀请他们进到家里,还端来了一盆炸薯条和巴恩斯家秘制蘸酱。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巴基。他跟在母亲身后,等大人们话说完了才礼貌且拘谨地自我介绍。

       “妈妈说你比我小一岁。但你看起来好小。我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但是大家都叫我巴基。我有个妹妹,蕾贝卡是个粘人鬼。不过她今天和爸爸一起出门了。我还没有弟弟呢。我就吃一点,你可什么都没看到。”巴基这么和他说的时候他们俩是溜进了厨房,巴基高一些,努力伸手去够放在柜子上的盆子。他有点感冒的喉咙痛,巴恩斯太太不让他多吃,他的盆子里比其他人的分量都少。
       “嗯。”他点点头,看着巴基拿下来,把大条的挑给他,自己把剩下的小条些的三口两口全部吃完了。吃完还有舔舔手指,细盐和蘸料都一点不剩。他想,怎么有人吃东西能这么像馋猫。
       所幸没有挨骂。
       巴恩斯太太的炸薯条是土豆切成两种大小,一种是手指粗,一种是细细碎碎,但都炸得金黄酥脆;酱料是秘制的,酸甜辣适中,他一直记着。巴恩斯太太可能以为他喜欢,之后每次只要有做都会让巴基送点儿过来。但事实上每次大部分薯条都是进了巴基的肚子。
       一直到巴基去英国前一天,在后巷找到他带他去女孩们的四人约会前回家换衣服,都给他备了一份。
       巴恩斯中士那天晚上这一转身,一挥手,就再也没下过战场,没回到过故乡回到过家。

       他知道巴基还在瓦坎达的地里种了土豆,长势喜人,不懂吃起来怎么样,或者说巴基还记不记得那个时空上都遥远的,回不去的巴恩斯家口味的薯条。
        然后史蒂夫就气醒了。在瓦坎达逐渐沉下来的夜色中,他第一次闻到了玫瑰花的香味。



已添加本文Tag,点击Tag看前文。

文中提到的炸薯条是我弟弟做的。

我也很久没吃到了,忍不住多提了一下。

评论

热度(10)